当前位置:首页 > 聚才北京

[ 返回首页 ]

曹登峰:甘做医疗系统的“幕后英雄”

来源:  时间:2015-05-18 10:37:23

人物档案
 
曹登峰,1988年就读于北京协和医学院8年制临床医学专业,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同年赴美留学,2001年,于美国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分子发育细胞生物学博士研究生毕业,获得理学博士学位。随后四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附属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工作,期间获得Joseph Eggleston外科病理学奖。曹登峰先后在多位病理学家的指导下学习,并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从事外科和妇产科临床病理的诊断、教学和科研。
 
2011年8月,他回国担任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发现SALL4是最敏感的生殖细胞肿瘤标志物,并系统地研究了另外一个生殖细胞肿瘤标志物LIN28,使生殖细胞肿瘤特别是卵黄囊瘤的病理诊断难题得以最后解决。2012年3月,他入选第六批北京“海聚工程”,被聘为北京市特聘专家。

清初思想家黄宗羲在他的《原君》中写道,“不以一己之利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为害,而使天下释其害。”意思是不要以个人的利益为利益,而要使天下的人都能得到利益;不要以个人的灾害为害,而要使天下的人都能免除灾害。这是黄宗羲告诫君主的警句,放在现代社会而言,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都需要这样,造福于自己所服务的领域。曹登峰博士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把自己的所学全部贡献给了病理学,并且一直为病理学奋斗着。他为了自己的国家回来,为了发展国家的病理学而回来,为了造福病人而回来。
 
回国不需要理由
 
回国,在别人眼里是一件需要下很大决心的事情,曹登峰却道出了与别人不一样的观点。在他看来,回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曹登峰上大学的时代,得益于国家的政策,他才能从农村走入城市,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因而,怀着一颗感恩祖国的心,他放弃了年薪近20万美元的待遇,走上回国的道路。
 
带着自己在病理学专业的自信,曹登峰来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开始新的征程。从北京协和医院博士毕业后,他选择去国外深造,在美国University of Pittsburgh获得理学博士学位后,开始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做住院医生,这是一所在美国排在前两名的综合医院,实力雄厚。能够进入这种医院已经实属不易,在做病理学住院医生期间,因为表现突出,他从当时30名住院医生之中脱颖而出,获得Joseph Eggleston外科病理学奖。他的确优秀,因为他是当时30多名住院医生中唯一一名从外国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其余的医生,都是美国本土医学院毕业的学生。
 
与其他回国的人才一样,曹登峰光环缠身,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付出与收获总是成正比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说,这些成就一方面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导师无私的帮助。现在是他将这些再传承下去的时候了,像他的导师那样,将自己所学的教授给国内的年轻人,帮助年轻人尽快成才。
 
致力于病理诊断
 
医院是一个讲究团队作战的地方,每个成员的工作都是相辅相成的,一个科室的诊断出现问题,就会对病人造成严重后果。就像肿瘤患者来到医院,由门诊大夫出具诊断方式,或是拍片,或是透视,再由门诊大夫根据片子诊断出病情,再由外科大夫做切除手术,再经过对切除的肿瘤进行病例分析,诊断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
 
病理医生出具病理诊断报告后,治疗医生再根据病理诊断报告决定肿瘤的下一步治疗方案(化疗和放疗等)。所以病人在医院接受的诊疗是医院各个科室密切合作的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病理分析就像一个“幕后英雄”,默默的为整个诊断提供有力的参考。而人们却往往只看到站在前台的诊断和手术,忽略了病理分析的存在。病理分析科作为一个辅助科室,默默无闻的发挥着他的巨大能量。目前中国的病理分析处于一个起步阶段,对于病理科室的重视程度还不够,与国外的病理学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曹登峰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国内病理学的发展。
    所谓病理学,就是给病人做诊断,将从病人身上切除的组织(包括活检或者手术切除等)制成切片,进行分析,用不同的手段,分析这个组织病变的结构、原因,分析其病变的严重程度,做出类型判断,再将所做出的判断反馈给外科医生或者内科医生,为病人做出治疗。
    对于病理学,目前人们的认识还不够,传统的观念还在起作用。曹登峰坦言,出国之后的学习,让他认识到病理诊断的重要性,让他明白了病理诊断是为别人把关的事情,是保证不出现误诊的重要保证。病理诊断,对于肿瘤更是缺一不可,良性或恶性的诊断,往往会决定一个病人的生命。
    每行每业都会有许许多多的幕后英雄,他们默默无闻的为前台的需要提供着无私的服务,他们没有名、没有利,日复一日的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任何怨言。也正是有这些幕后英雄的存在,才有了前台的无限风光和靓丽风景。曹登峰博士就是这样一位甘愿做一位幕后英雄的人。
 
倾尽所学带新人
 
    曹登峰在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做住院医生期间,由于表现优秀,医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给了他留在医院工作的机会。对他来说,有机会跟随这些世界级的老师学习,是他最幸运的事情,能够与他们共事也是非常荣幸的事情,然而,他深知,这几位老师都是病理学的顶级专家,如果一直依赖于这些老师,自己将难以很快成长。所以他放弃了留在医院的机会,在做完住院医生和亚专科训练之后,选择了去新瑞士环境大学医学院工作,从此开始了自己行走的路程。
 
    新瑞士环境大学是病理学诊断的发祥地,那儿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病理学专家——阿克曼先生,他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病理学人才。曹登峰想去那儿学习老先生是如何做人才培养的,希望能够从中获取一些经验,从而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的国家培养一批病理学家专业人才。
    在他看来,医学就是一个传承的过程。医生是有国界的,但是医学没有国界。作为一个医学家,希望自己能够造福全世界的人类。目前国内的人才培养体制与国外的人才培养体制有些不同,然而无论有什么不同,所要达到的目的是相同的,那就是尽可能多的培养一些医学的专业人才,为更多的患者解决病痛。人才的培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摸索。医学人才的成长,是需要许许多多走在前面的人去带动他,去教授他。在医学领域,最怕出现的现象就是人才的断层,这样最终导致技术的失传。这种医学的失传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盖世名医华佗。华佗医一生救人无数,却没有弟子,没有人将他那高明的医术传承下来,这不仅对华佗来说是一种损失,更是整个医学界的损失。
    曹登峰谈到,自己能够成长的如此迅速,得益于在美国时几大医院的流动。在美国,他经历了4家医院,每一个导师都倾尽全力去帮助他成长,每一个医院都让他学到了不同的知识,丰富了自己的经验。他认为,这种流动性能够更快的促进人的成长,因为一个人的流动,在学到流入地的知识的同时,也将自身的知识带到那个地方,这样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成长,也能够带动流入地的技术不断发张,两者得到一种双赢。
    人才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却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曹登峰殷切地希望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在他心里,以一个人的力量去影响另一些人会比自己一个人做事更有意义。
 
      回国的曹登峰更加忙碌,不仅仅是要做病理诊断,还要带研究生。然而,这种忙碌的日子让他感觉很充实,因为,他觉着这种日子,让他感觉到自己是真正在做事,没有虚度光阴。
    目前,国内的医学水平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这为回国后的曹登峰提供了大展身手的舞台。在诊断方面,他希望在他的带领下,病理科室的科研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自己在学术上能够更上一层楼,为中国的病理研究做出一点应有的贡献。
    对于病理学,中国目前的病理参考书并不够,供不需求,他想为中国的病理医生编写一两本很好的病理参考书,让国内年轻的医生更快的去成才,更好的为病人服务。
    (北京海外学人中心 提供)

相关文章

本期导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