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才北京

[ 返回首页 ]

崔菡 让断骨再生

来源:  时间:2014-10-23 14:39:08

人物档案
 
崔菡1990年考入北京工业大学金属材料系,毕业后前往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芝加哥分校攻读生物工程专业,获硕士学位。1999至2011年,在美国强生公司医疗器械再生医学中心,先后任研究员、资深研究员、首席研究员。其间,她还在新泽西州立大学攻读药物科学,获博士学位。
 
2011年9月,崔菡回国创业,任北京奥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2012年7月,入选北京“海聚工程”,被聘为北京市特聘专家。

骨骼虽然是人体最大的组织器官,却最容易引起缺损。在我国,每年因骨折、骨肿瘤等骨科疾病造成骨缺损或功能障碍的患者就超过300万人。目前,北京奥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崔菡博士主要研发一种让患者断骨修复的材料,这项研发具有国际先进水平。
 
自然现象给我启发
 
崔菡成长在一个宽松的环境里,未受多少束缚。从事材料研究的父亲从小给她讲隐形飞机之类的事情,激发了她对于材料学的兴趣。她认为家庭对她的影响要多于学校。
 
崔菡,这位药物科学博士1971年出生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小时候随父母来到北京生活,大学时考入北京工业大学金属材料系。
 
“说到材料,自然界有很多有趣的现象。你注意过吗?比如,荷叶上的雨珠是个小球。因为叶子表面有很多微结构,叶子里有很多水,有小球则说明荷叶是不亲水的,”崔菡说,“这些观察对我做研究都是很有启发的。通过对亲水、中性、疏水材料的观察,使我认识到,怎么改进材料,以便实现其使用性能。还有,小蜥蜴爬在玻璃上,如果你去拉它,它不动就不好拉。这和它脚趾的结构有关。这也给我的研究带来启发。”
 
在做大学毕业设计时,崔菡开始接触科研。当时,她到清华大学帮老师做材料研究。用不同的喷涂参数、速度、配比,通过真空镀膜的炉子,镀些手表、首饰之类的物品,使她感到莫大的兴趣。
 
材料研究给我方向
 
谈到求学的感受时,崔菡说:“念研究生,实际上我学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老师只是告诉你方向,其余的靠自己去探索,问题得靠自己想办法解决。”
 
1996至1998年,崔菡进入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芝加哥分校,攻读生物工程专业,获硕士学位;2003至2010年,在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攻读药物科学,获博士学位。学业上的积累进一步夯实了她的发展之路。
 
当时,她研究的是质脂体衰减海藻酸复合材料。导师只跟学生进行探讨,却不告诉你答案。在这样的“逼迫”之下,一两个项目做下来,学生就变成了研究者。现在,她已是一个有经验的研究者了。她颇为感触地说,企业给员工一个课题,最难的是怎么解决。一个为期1年的项目,可能要用3个月的时间来寻找解决方案,要借鉴别人的经验,要用大量实验来优化自己的想法。
 
崔菡一直从事材料方面的研究,对自己的专业很专注。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也是一个枯燥的过程。1999至2011年,她在美国强生公司医疗器械再生医学中心工作了10多个年头,从研究员做到资深研究员,再到首席研究员,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她曾担任PEG-凝胶作为单克隆抗体的局部控释项目技术负责人,悉心寻找、筛选、确定符合项目要求的控释剂型,用于脑部局部神经修复,用体内体外实验证明项目技术的可行性。这项成果,在2010年上半年实现了体外单克隆抗体在脑部局部缓释4个月——这是目前文献记载时间最长的。在体内药物动力学试验取得高于对照组成倍的有效药物水平。她作为该产品的第一作者申请了1项美国、欧洲专利。她还担任了开发用于眼部的药物局部缓释剂型配方技术负责人,并作为第一作者申请了3项美国、欧洲专利。
 
在美国,即使一个产品能为公司赚来几个亿,公司也不会把发明人当成明星来宣传。这对于保持一颗平常心是很重要的。对她而言,只是因为喜欢生物材料这个行业,并看到了它在实际应用中的价值,想到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用于治疗人体病痛的时候,让她很有成就感。
 
用创业回馈社会
 
为什么回到祖国创业?崔菡说,因为中国现在充满机会,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却还缺乏国际一流的医用产品。另一方面,有些想法在美国很不容易实现,她想回馈整个社会,而不只是挣点钱。
 
2011年10月,崔菡回到中国创业,加盟北京奥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技术总监,全面负责公司新产品的研发与产品化。
 
该如何创业?电影《中国合伙人》充分揭示了一个道理:合伙人之间要取长补短。为了让事业顺利进行,崔菡和创业伙伴进行了合理分工,她负责技术,由合作伙伴负责管理——这是她不擅长的。通过这种分工,让自己把精力集中于技术。
 
崔菡所加盟的奥精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经营和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医用植入器械产品的企业,主要从事Ⅲ类医疗器械的研制、生产和经营活动。它聘请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清华大学再生医学与仿生材料研究所、中国生物材料学会以及中华医学会等单位的知名专家组成顾问团队,在生物医用材料及医疗器械领域形成了雄厚的科研实力,拥有强大的产品开发转化能力,打造了一支集产品设计开发、体外评价、临床注册、生产及销售等多领域人才的专业团队。
 
公司紧密跟踪国际先进技术,开发生物医用材料类高新技术产品。崔菡在奥精公司所做的聚乳酸尿路支架和硫酸钙人工骨产品,主要用于骨骼修复、牙骨修复,并可克服其他骨缺损填充材料产品的局限性。比如,给病人做脊椎手术遇到骨骼塌陷时,可用金属螺丝将这种产品固定到塌陷部位,促进脊椎融合,帮助骨头再生。
 
如遇骨折,年轻人一般再生能力较强,但体质弱的人,就需要在创口添加这种产品。实践证明,这样做不仅有明显疗效,而且无需把大块的骨头取下来,对患者有有明显的好处。
 
向理想进发
 
崔菡在国内做的产品和在美国做的有所不同。她想给患者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而不是单纯的产品。
 
当前,骨缺损的治疗常用手段为自体骨、异体骨、异种骨和人工骨移植,但无论采用哪种方法都存在弊端。自体骨可谓骨移植的“金标准”,在全球每年约200万例骨移植手术中,使用自体骨为移植材料的约占45%。不过,这种以牺牲自身健康部位骨组织为代价的“以伤治伤”的手段,只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
 
而来自体外的移植骨,如其他人体的同种异体骨,或牛骨、猪骨等异种骨,移植到人体后,又会有交叉感染及免疫排异反应的风险。以金属、陶瓷或高分子材料制造的传统人工骨,因其力学特性、生物活性、生物可降解性等,都与天然人体骨相差甚远,同样会给患者带来痛苦。
 
而随着纳米与生物技术在医用材料领域的不断渗透,国内在骨科纳米生物材料领域的研发热情也在日益高涨,这让患者看到了“断骨再生”的曙光。
 
奥精公司新一代骨植入材料关键技术与产品研发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崔菡。该项目有望在设计骨植入材料的革命性、战略性关键技术方面实现突破,对于提升我国生物医用材料研发的自主创新能力和骨植入修复高端生物材料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改变我国生物材料行业高端产品的应用和市场格局,具有不可替代的重大意义和经济价值。
 
崔菡说,她将带领团队在3年内将奥精的在研产品——聚乳酸尿路支架和硫酸钙人工骨产品推向市场,并在美国申请药品许可。崔菡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有梦想太离奇,没有做梦者太渺小。”这句话就作为她向科研进发的注脚吧。
(北京海外学人中心 提供)

相关文章

本期导读

more